红学专家曹立波谈红楼: 曹雪芹为遗腹子的可能性很大

  • 日期:08-09
  • 点击:(1651)

美高梅在线赌博

  南报网2天前我要分享

  红学专家曹立波谈红楼:

  曹雪芹为遗腹子的可能性很大

  i1.go2yd.comimage.php?url=0MhOcB59q7

  讲座现场

  i1.go2yd.comimage.php?url=0MhOcBe2Gd

  不同版本的《红楼梦》 主办方供图

  南报网讯(记者 解悦)在《红楼梦》中,贾宝玉曾写过一句诗“枕上清寒窗外雨,眼前春色梦中人”。那么,《红楼梦》中,到底哪些人是曹雪芹的眼前人,哪些是梦中人?中央民族大学文学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,中国红楼梦学会常务理事曹立波近日在首都图书馆,以“《红楼梦》中人与曹雪芹的眼前人”为主题,对红楼梦人物形象虚实问题进行分析。这是“博览世界文学,品读中外经典”系列活动第二季第三讲,该系列活动由人民文学出版社、首都图书馆共同举办。

  主要人物虚构成分多

  对于小说里的主要人物,比如宝玉、宝钗、黛玉,曹立波认为一定是虚构的成分要多一点。

  曹立波说,曹雪芹与小说中的贾宝玉并非是可以一对一划等号的关系。像薛宝钗、林黛玉,大家想一下,一个环肥一个燕瘦,甚至于林黛玉还有西施这样的美称。作者身边的女子,哪里会一个像杨贵妃,一个像西施、飞燕,那么巧?从这些角度看,这些主要人物的形象,应该是继承了前代的文学、文化的很多的基因。

  另一方面,这部书创作于清代乾隆前中期,书中有很多的生活细节又是符合当时的一些生活状况的。曹立波认为,《红楼梦》是世情小说,家长礼短,闲言碎语,乃至日常生活琐事,会来源于生活。时间、空间,甚至于药材、食材,这些有可能会搬到小说当中,我们可以通过时空的线索,探讨这里边有多少真实的成分。

  从艺术形象塑造的角度来看,有些人物要按正邪的尺度来衡量还不够饱满。曹立波说,理想的人物形象是圆形的,就像写林黛玉和薛宝钗,无法针对其优点和缺点找出界线。

  像《三国演义》,要拿一个立体或一个四方的东西当教具,我们看能到正面、侧面和反面。可是讲《红楼梦》,应该拿一个圆形的物件,优缺点没有界线,只有角度。站在这个角度若是优点,站在另外一个角度就是缺点。

  我们看《红楼》人物,为什么有那么多的是是非非,谈到钗黛之争的时候,读者甚至“几挥老拳”,就是大家看问题的角度都是不同的。要欣赏妹妹的真诚,必须接受妹妹的小性;要喜欢姐姐的大度,必须能接受姐姐的城府,这些角度看人物是立体,是圆形的,是正邪两赋的。

  可是有些人物不具备正邪两赋的特点。小说里面的李纨是不是只有优点;而赵姨娘为什么万人嫌弃?就是因为作者没给她写优点,基本上都是写缺点。这些人物为什么不符合正邪两赋的艺术特征,也可能这类人物离生活原形相对近一些。

  黛玉入贾府的年龄问题

  从时空线索方面,曹立波讨论了运河行程和黛玉入贾府的年龄问题。

  黛玉入府的年龄,一说是六七岁,一说是十三岁,不同的版本之间产生了异文。

  在庚辰本中,第二回里第一次介绍黛玉:“乳名黛玉,年方五岁。”接着写:“堪堪又是一载光阴,谁知这女学生之母贾氏夫人一疾而终。”黛玉母亲去世了,五岁加一载光阴,所以丧母的时候,林黛玉是六岁。

  第二回,还有一个相对的参照系,冷子兴向贾雨村介绍宝玉“如今长到七八岁”。宝玉七八岁,黛玉比宝玉稍小,这个时候就是六七岁。按这个红楼的线索来看,第三回宝黛初见的时候就是一个七八岁,一个六七岁,真正的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。

  十三岁的说法从哪个版本可见?少数版本里写了黛玉对凤姐的回答,黛玉答道“十三岁了”。

  曹立波认为,曹雪芹的爱情理想有三个比较重要的因素:他希望宝黛之间有两小无猜的因素,有一见钟情的因素,还要有互为知己的因素。作者写六七岁的时候两个人初见,要强调两小无猜;写十三岁是强调一见钟情,因为已经到了情窦初开的时候了,甚至于一见如故。

  所以看到两个人初见的时候,越剧版的《红楼梦》诠释非常好,就是:“眼前分明外来客,心底恰似旧时友”“这个妹妹我曾见过”,两个人可以说是一见如故。这些因素作者都不愿意割舍,因此出现了不同阶段的改稿当中的矛盾现象。

  作者为遗腹子的可能性更大一些

  曹立波分析,《红楼梦》中贾宝玉与作者曹雪芹的关系,也不能简单划上等号。

  “作者为遗腹子的可能性更大一些。在小说里面,父母双全的人物真的很少,但是贾宝玉、贾元春有父母健在,要说遗腹子的话,贾兰的可能性较大,但是他并没有参加情节,所以曹雪芹与书中人不是一对一的关系,而是一对多的关系。很多人物的身上都倾注了作者的情感,甚至于刘姥姥在叩门打秋风的时候,也许有曹雪芹晚年举家食粥的生活经历,才塑造了形象丰满的刘姥姥。像探春才秀而人微,作者的身世也有可能对探春有着深度的理解,所以把探春写得很活。”

  曹立波认为,如果曹雪芹把自己的身世付诸贾兰,艺术构思倾向于贾宝玉的形象上,生活原形就对应了两个艺术形象。她说,“生活素材就像酿酒一样,从粮食到美酒其实是一种脱胎换骨的变化。所以从生活素材到小说当中的情节和人物,是艺术上的升华。”

  收藏举报投诉

达到当天最大量